飛馬當空,銀河斜掛

星期天晚上跟著Yin, Jasmin和Richman去Macclesfield看星星,路上跟Yin聊著天:"You are difficult to read, most of the time I can read people, but you are difficult, that’s interesting."…"You are quirky, but that’s good." 我說我有時候感覺得到顏色,他覺得很酷。一路上奔馳著,速度飛快,快的看不清旁邊的建築樹木,但原本焦躁的心開始慢慢平靜,漸漸開到山上後發現看到的景色竟然和台北的家一樣,讓我眼眶一熱,心底卻又是興奮的說不出話。凌晨兩點在山上下了車,濕氣很重,草上都是露珠,濕了鞋襪,但是看到耀眼的星空與寂靜的樹林,平靜的水面,大家都安靜下來,不敢高聲語,恐驚天上人。那天的星空一直變顏色,從靚紫色變成深藍,然後是淺黑,後來又成了正綠色。星空下美麗的湖其實是水庫,聽說適合釣魚。我們四個人只是坐在椅子上看著星星,他們抽著煙,煙霧繚繞,一時紅星亂紫煙。

東北一線是仙女,仙后更比仙皇亮。我最先看到的是小熊座和仙后座,接著大家興奮的說要等流星,之後便是一陣寂靜。其實想找弟弟一起來,但他真的太傷心,只想自己待著。我們心裡仍然有點惦記,想起這首詩:

|鵲橋仙・縴雲弄巧  宋.秦觀

縴雲弄巧,飛星傳恨,銀漢迢迢暗度。金風玉露一相逢,便勝卻、人間無數。柔情似水,佳期如夢,忍顧鵲橋歸路。兩情若是久長時,又豈在、朝朝暮暮。

如今便是兩情已不能長久,但弟弟身在其中始終是看不清。流星倒是看見了兩三顆,令我想起十年前在西雅圖,和遊學夥伴躺在草地看星星等日出,那是我第一次看見流星,這次見到星影搖搖欲墜,依舊許了願,一個願望給我,一個願望給弟弟,希望他能度過這次情關。

回家路上我已經有些睏,車上的爵士音樂顯現出緩慢的棕色,Yin的自選曲則都是暖暖的紅色,但我沒告訴他,這麼多種顏色的夜晚只想自己獨享。

廣告

作者: Leah

Project Manager / Freelancer Language - major: Mandarin, English / minor: Cantonese, Hakka, Taiwanese Interest in design, exhibition and art. If you would like to be featured (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), please email me: leahlee0520@gmail.com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